關於部落格
輕按的指尖.永恆的瞬間
  • 4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菜渣集中!

替代役是中華民國(台灣)所實施的一種服兵役的替代方式,申請服替代役的役男得以不需進入軍事單位,而在其他政府機關中服務,其構想源自於早實行於歐洲國家的社會役。該制度於2000年開始實行,2001年正式徵集,至2007年9月為止已徵集53梯次的替代役男。(截錄自維基百科)
 
話要從半年前開始說起了…
 
=========不堪回首的分隔線=========
 
經過了一個月的軍事基礎訓練再加上兩個禮拜的專業訓練之後,我來到了現在的這個學校。
這是一間國小,從大門的幾個大字可以明顯的看的出來。
若要說起我對國小的印象,大概就只剩下班級數很少,人數也很少,畢竟是鄉下小學校嘛,只要扣除掉被同學欺負以及被學長恐嚇的部份,整體而言應該還算是很開心的一段歲月。
當然了,經過了十多年的歲月風霜,物換星移,現實總是與印象差距甚大的。
尤其是在不健全政策之下長大的國小學生們,在我眼中只不過是一個比一個還欠打的小鬼。
沒有錯,這裡的小鬼真的是一個比一個還欠打。
打從一開始到現在這個結論從未改變。
 
+++++
 
首先來到的是我的房間。
該怎麼說好呢,總而言之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這是啥鬼地方啊?」之類的感覺。
臉上的表情從期待瞬間轉變成絕望。
…是樓梯間。
經過了一個窄窄的走廊之後就到了。
環境構成:普通的床、有點破的衣櫥(大概過了半年又從分校撿來一個不要的衣櫥)、搖晃的電腦桌加上很難坐的木頭椅(也是過了半年才從分校撿來一張要丟棄的辦公椅)、快解體的電扇(風扇和底座的部份差不多是分家的狀態),然後是冷氣一台,其實可能很多人都會羨慕我房間有裝冷氣,畢竟這在替代役的房間來說絕對是極少存在的東西,但是我比較想說的是,這是一間沒有窗戶的樓梯間,就算冷氣拆掉改成窗戶也會因為房間的門關著的緣故所以還是不會很通風,把門打開的話簡直就是在說歡迎蚊子飛進來叮我一樣,總而言之就是一個悶字,說到底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居住的地方吧,如果能夠改成正常一點通風良好的地方,即使沒有冷氣這種東西我也會很高興的,反正我本來就沒有吹冷氣的習慣。
但是在這裡過了幾個月之後我終於明白的了解到國小有多麼的窮,所以才會是樓梯間。
不過在我所認識的役男裡面好像就只有我是這樣住的而已。
 
正好學生用的大樓這一整棟的總電源也是接到這一個"房間",所以只要學校有大型活動必須在操場舉辦的時候,就要接一條220V的電源使用,想當然就是把電線接到我的房間了,然後就會造成房間門不能關起來鎖上的情形,而活動當天我也必須要在場上支援,這樣一來,有誰趁這個機會進我房間把電腦搬走我可能都不會發現,雖然說理論上應該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不過即使不是大型物品,其他自己的東西要是萬一有一個兩個不見的話我應該找誰要啊?
雖然在我住進來以後有把另一個小燈泡換成日光燈管,也就是說我現在的房間是由兩隻日光燈管所組成, 不過雖然是在兩隻日光燈管(分開)的照射下,光源還是明顯感覺不足,至少不是那種適合拿來看書的亮度。
 
剛到這裡的前幾天真的睡不好,倒不是因為樓梯間很悶或是會認床的關係。
而是蚊子太多了。
還記得有一次是整個晚上幾乎沒有睡,因為蚊子一直跑到臉上吵我,偏偏卻一直打不到,所以就跟蚊子奮戰到天亮,直到後來自己弄了蚊帳以後才解決這個問題(蚊子還是很多打不完,也不知道哪來的)。
 
夏天正是昆蟲繁殖的旺季,隨處可見的小強已經成為了習以為常的一部份,老實說就算天天都能夠在房間裡發現一隻以上的小強也很難去習慣,跳蚤就更是不在話下。
這個樓梯間的設計說也奇怪,除了從外面理所當然的開個門可以走進來以外,在隔壁的教室黑板旁邊也有一道可以通行的門,只是目前都是鎖起來不讓人通行的狀態,但是底下的門縫卻足夠剛好讓小強大強飛強可以爬過來,我這裡也沒有食物但還是天天能夠見到那黑色的噁心生物,至於為什麼都是從隔壁的一年級教室爬過來的我也不得可知…
 
房間裡有一個可供擺放電腦的桌子,搖搖晃晃的感覺讓人清楚的可以了解到這張桌子的歷史悠久。
說是古蹟也不為過了吧,大概。
隔壁是一年級教室,這就代表著全學校最人才的菁英全部都聚集在你房間的旁邊了,再加上一道隔音不怎麼樣的裝飾門,一吵起來真的會有種理智線要斷裂的情形,尤其當我待在房間裡休息的時候,外面幾個玩球的小鬼,不時把球丟到冷氣上,房間內聽起來就像冷氣內傳出爆炸聲一樣,不嚇到才有鬼,總之這是個不怎麼安寧的房間,直到開罵幾次後情況有稍微好一點。
 

 
 

 
 
一般而言,學校總少不了會舉辦一些活動,在我待的這個學校也不例外,在數個月前舉辦的園遊會,因為要用220V電力的關係,所以只好從我的房間配電箱接到室外的操場上,到我房間接電基本上我是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意見,說起來我也沒有資格有意見,畢竟配電箱就是在這裡,不從這裡接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接了,但此時就產生了一個問題,我的房間因為卡到那個粗細應該可以稱之為電纜線也不為過的電線,所以房門關不起來,而房門關不起來當然也就無法上鎖,無法上鎖就代表我房間的東西隨時被摸走我都不會知道,因為當天我還要負責場外的支援,印象中應該是管理停車場的制序,說穿了只是在停車場站崗,而從停車場的位置是看不到我房間入口的,雖然當天並沒有任何東西被摸走,但是這個感覺真的不是挺好。
房間的介紹差不多到此結束,那接下來說說辦公室吧。
 
其實這間國小算是滿大的一間了,所以辦公室也小不到哪去。
拿人數來說的話大概是可以容納35人左右的一間超大辦公室,把各處室都整合在同一間了。
我的位置,其實說寬也滿寬的,桌上有很多東西,但都不是自己的,比喻成雜物堆放區可能還好一點。
後來其實我發現我在我的座位上能坐下來休息的時間也不多就是了,所以有沒有座位其實也不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至於休息的時間不多是從暑假的時候開始的,本來我也跟大家認為的一樣,想說暑假應該會比較沒有事吧,沒想到事實卻常常推翻自己的想像。
搬桌子搬椅子搬水泥板玩疊疊樂就夠歡樂的,再加上其他一些有的沒有的雜事,因為實在是太雜了所以也記不太起來到底在暑假瞎忙了哪些事。
而真正開始忙碌的時候是從暑假結束,新學期開始。
這時候才開始懷念起那一段在分校除草的日子,整天只要放空只管坐在除草車上閃避眼前的坑洞與石頭,忍受一下頭頂的烈日以及震耳欲聾的噪音就可以了。
雖然有一次連續曬兩天太陽,脫了三天皮。
而這段時間都不會有其他雜事要我做,整天就是待在車上晃來晃去消磨一整天,雖然無聊是無聊了點,但不能改變工作很輕鬆的事實。
只能說好景不常吧,暑假過後,分校辦理什麼公辦民營的,簡單的來說就是分校丟給別人了,想當然草也不用除了,所有的工作都改回校本部,這也才是真正忙碌的開始。
重點來了,我到底平常都在幹些什麼事呢。
 
打掃、除草(揹式、推式、座式 - 校本部還是有一堆草可以除,不過用不到座式的)、搬運清理(大型的樹枝、樹葉,以及小鬼們拿不動的任何東西)、油漆(刷牆刷字什麼都能刷,連司令台三個字也要刷)、水泥(補東補西什麼都能補,洗手台以及地坂上的排水孔蓋也要補)、鋸木(鋸完當然還是要清理的)、挖土、澆花、搬東西(盆栽、磚頭、水泥板、課桌椅等)、公文、駕駛、調查(有公文下來說要調查牆的高度長度或大門鐵門的高與寬,不曉得要做什麼用),所有工友能處理的維修(永遠修不完,以小鬼們的破壞力,一個禮拜內同一個水龍頭可以壞兩次也真夠強的)、處理水管阻塞(通排水孔、通馬桶、通洗手台、通水溝,值得一提的是洗手台可以清出一隻斷掉的鉛筆、數隻大小不一的吸管以及爛掉的考卷等)
 
換句話說,就是跟學校的工友一起工作。
 
其中比較值得一提的是處理廁所阻塞的部份。
那幾乎可以說是暑假過後,新學期開始的主要重點工作。
同時也是讓我感到惡夢難醒的部份。
頻率最高的時候一個禮拜五天上班日就有三天是通廁所。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相信這個簡單的道理大家都懂,但是我到這間國小給我的感覺卻是完全相反。
就拿最常做的兩大工作,除草和清理阻塞來講好了,分校那大到可以弄成高爾夫球場的草皮用座式除草車暫且不說,校本部那片不是很平的草地,用的推式除草車是那種推果嶺用的吧,拿來推這崎嶇不平的地面簡直就是拿來練臂力用的,後來學聰明了用拉的還比較輕鬆,不過也沒有鬆輕到哪去就是了,四顆輪子快接近裝飾品般只能在硬拖移動之下跟著轉動,已經快不知道輪子真正的用途是什麼。
至於通阻塞的機器,一時之內也不知道該怎麼比喻比較好,硬要用文字說明的話大概就是很長的、呈螺旋型的金屬線,通水管的原理就是以物理的方法破壞讓水管阻塞的物品,所以這條金屬線的長度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由於我到這間學校之前,這條金屬線聽工友說之前在通水管的時候有斷過一次,所以現在的長度其實是不夠的,也因為這樣常常有那種水管很長的阻塞,通起來就格外的麻煩,因為沒辦法一次通完,那種只是通了一點,隔天又塞的情形真是屢見不鮮。
 
無庸置疑的,前兩項工作的確是兩大主要工作,佔所有工作大約70%,剩下的其他事也有需要用到工具的,就拿鋸樹來說好了,學校的鋸子不是生鏽就是鈍了,就連電鋸也是壞的,雖然後來修好了但是不知道是鏈條不利還是怎樣(有換新的),鋸起來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那些用不到電鋸的樹枝,說起來也差不多是在練耐心和臂力的。
其他東西更不用說,我從未有某個工具很好用的感覺。
而常常需要用到的十字起子,還會常常找不到,因為全校就只有一隻而已,如果剛好被不知道哪個老師借去的話那就別想用了。
 
這學校的放學時間也是相當值得一提的一個部份。
事實上這也算是主要工作的部份,導護工作以及門禁管制。
我會這麼討厭門禁管制倒不是因為那年久失修已經失去原來功能的電動側門以及拉到一半會卡住的正門。
而是當新的學期開始時,門禁管制的時間也跟著改變了。
說到這裡還不能不提一下這學校奇怪的放學時間,不止我覺得奇怪,有次也聽到某家長在抱怨奇怪,因為連家長都記錯時間來接小孩,造成小孩苦等一個多小時才能回家。
 
這是整理出來,應該是最淺顯易懂的版本。
星期一、星期二和星期四的放學時間是相同的,分三次放,分別是PM 12:40、PM 3:50、PM  4:40。
星期三統一中午12點整放學。
星期五統一下午3點10分放學。
 
因為我有兩個大門要關,而兩個大門開關的時間又有略微的不同,所以要常常看一下今天是星期幾才不會開關錯,換句話說就是必須常常注意時間和星期。
早上八點關正門,八點半關側門(都要上鎖),只留停車場的門(這學校一共三個大門)。
中午12點前把側門打開(因為附設幼稚園的放學時間又跟國小的不一樣),星期一、二、四,12點40分前開正門(不過因為太麻煩所以我都跟側門同時間開鎖),放完學再關門,待下午3點50分放學之前再行開啟,五點之後就交給校公鎖門。
星期三兩個大門都在12點之前打開。
星期五中午12點前開側門,正門則待下午統一放學之前打開。
用簡單一點的字句來解釋的話,就是放學前打開,放完學再關,而附設幼稚園的部份因為上半天課的關係所以中午一律都要開。
 
而顧放學,也就是在家長接送區陪同小鬼們一起等家長接回家。
雖然理論上是要管一下制序,不過那幾隻管不動的固定班底永遠不會鳥我,到後來沒有太誇張的行為基本上就是無視,不然也只是浪費唇舌而已(如果能夠浪費的是拳頭的話我倒是完全不會客氣)。
中午12點40分顧到1點10分是常有的事,家長還未來接送的小鬼就強制遣返教室。
下午3點50分顧到4點30分也是常有的事,總是有幾隻固定班底不知道為什麼硬是要拖這麼久,甚至有些會直接拖到快5點。
然後就直接迎接最後一班放學,也就是4點40分,同樣也是顧到5點絕對不會接送完畢,不過反正過了5點我是可以離開就是了。
在這裡顧放學覺得最扯的應該是星期五下午3點10分的統一放學了吧,居然可以到5點還沒來接,小鬼等快兩個小時我也要在那裡無聊快兩小個時,本來想說帶本小說或是自己的書過去看,後來才知道我錯了,在那裡根本不用想看什麼東西,有幾隻小鬼就一定會因為那該死的好奇心一直來亂,到最後根本什麼東西都看不下去,所以只好繼續無聊。
值得一提的是,對我罵三字經的小鬼也不是沒有的,說起來怎麼好像有點辛酸啊…
 
前面有提到,暑假開始其實才是惡夢的開始。
雜事開始變多,好像是因為學生沒有在上課的關係所以來個課桌椅總整理。
而平常辦公室的老師一個也沒少,學生還是天天都看的到,因為有排返校日的關係,三十班左右吧,每班排兩天返校就整個暑假都可以排滿了。
不過比起平常上學日還是安靜很多。
開始知道午休是什麼的日子很快就過去了,緊接著是迎接新學期的開始。
不知道新學期開始是學生變成丁丁還是變成人才了,或許打從一開始就是了吧。
新學期開始一個月,突然覺得每天都做差不多的工作,清理阻塞,清完了這個阻塞換下一個阻塞,然後清完沒幾天繼續再塞,大概就是這樣。
偶爾穿插一些換燈管的工作,一個月少說要壞五枝燈管吧。
不過阻塞還是略勝一籌。
 
提到暑假,就不能不提一下學校的電熱水器剛好壞掉的時間就是暑假,並不是沒有回報狀況,但還是足足洗了一整個月的冷水澡,以為夏天洗冷水都不會冷的,也許公家機關就是無所不拖吧。
 
+++++
 
這學校似乎是沒有什麼假可以積的。
直到最近幾次的役男研習,跟同梯的朋友交流一下意見之後得到的結果。
甚至還有人積假快兩個禮拜,雖然是有週休不過也就只有週休,假也不能自己排,更別說榮譽假之類的了。
好像是因為其他單位一間有兩個以上役男的關係吧,假就容易排出來,尤其是那種輪班制的。
 
下班時間是五點,基本上沒有什麼意外的話五點以後都不會有事了。
但是偶爾主任心血來潮請吃飯那可開心了,不喝酒似乎是不可能的,從一開始只喝綠茶到吃個幾次飯,變成台啤是一定要敬的,而且一次就是一杯。說實在的,打從出生到現在我還是不了解啤酒到底哪裡好喝了,可以喝的這麼開心,然後灌別人似乎也很開心,這就叫~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吧。
在聽過前任學長的耳提面命,退伍好像至少要敬個30杯左右,看來我是註定倒在地上的那一個了。
總而言之,到這裡不喝酒是不可能的。
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是不喜歡啤酒的味道,所以我不會因為這樣就變成一個酒鬼的(笑)。
 
說到這裡其實能想起來的大概也就目前這些而已了,只是還有一些部份看不是很過去,好比說前陣子暑假時颱風來襲,結束後主任要我調查全校所有的緊急照明燈的情況,在我整個將全校都巡過一遍後發現,外觀破損的有兩個,其他都正常,但是,九成以上的照明燈都是內部有問題,按了測試鈕也不會亮,換句話說就只是有殼是好的而已, 但在我將這個情形回報給主任的時候,只得到了一句,那些不用管。
我當然是沒有立場發表任何意見的,當然,發表了也沒有用,我畢竟不是決策者,只是執行者,只是一句良心的試問,那些照明燈到底是給上面的官員視察的時候看的,還是真正停電的時候可以拿來緊急照明用的?對此不免感到些許的寒心…亦或許這在公家機關是很常見的事吧,只不過對目前的我來說還真是難以習慣。
 
說到颱風,好在今年的颱風都沒有造成什麼太大的災害,所以倒也不是挺忙碌,只是在颱風前要拆下全校所有的班級牌,原因是為了避免颱風來襲時的強風將班級牌整個吹下來,這間學校好歹也是有三十多個班級,加上導師辦公室、音樂教室、自然科教室、廁所等等也有四十張差不多,用最快的速度全部拆下至少也要三十五分鐘,裝回去就更久了,也許這是一個不錯的耐心練習機會吧。
 
最後,如果有幸看到本篇的教育服務役的學弟們,奉勸你們不要跟我這個學長一樣,抽到這看起來規模好像還滿大但是卻窮到爆的國小,能用考試自己選的話就盡量考,其實大部份的人都不怎麼讀書的(講這個應該不會被打吧),題目也很簡單,隨便考要考到前半以上的名次是很容易的,要選的話就選盡量小的學校,不然就大一點的服務處,都市一點的學校應該也不錯,有高中能選的話盡量選(高中的缺非常少,但是在聽過某役男講真的是非常的涼),不然被小鬼氣死我不負責的,雖然聽說大學校、大單位事情會比較多,但是至少不用住樓梯間,不用洗冷水澡,煩悶的時候還有人可以講講話(小學校的話通常只有一個替代役,要多人的話可以找聯絡處或教育局),而不是像我只能用鍵盤在這裡亂打文章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