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輕按的指尖.永恆的瞬間
  • 409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事實.分析

總覺得不管什麼事好像都要做一個結論才算一個結束。
 
100度C的咖啡只要35元,8-12的咖啡45元。得到了月巴克的咖啡很貴的結論。
在學校考試成績不好,就會被老師打,平常上課不認真,就會被叫起來罰站。得到了這個老師很難相處的結論。
芒果日報的頭條一天比一天還要聳動,賣的一天比一天好。得到了這個社會非常糟糕的結論。
 
而在此又得到了另一個結論,就是結論通常並不是真相而且結論通常很難被改變。
 
一旦被寫進深層認知記憶裡,很難被改變。
 
這是我觀察到的現象,僅止於觀察而已。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以上的我所認知的結論似乎從來沒有任何可靠的反論可以推翻我,然而這真的是所謂的真相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不可以輕易的被自己整理出來的結論困住了自我的思考,時時希望有任何可能的契機,引導我,帶領我走向不同思考的路線,這樣思考才不會太單一。
 
為了避免對於一件事的錯誤認知,我常常花很多時間,對一件事做不同角度的解讀,並且探求同一件事更多的可能性,簡單的來說就是不排除任何的可能性,對一件事永遠不要有絕對是這樣、肯定沒錯的見解出現。
看似庸人自擾浪費時間,不過我發現這在對某些事情發生的時候還滿有幫助的,小則避免朋友之間產生猜忌誤會,大則可避免一定程度的認知差異造成未來變成一個只會抱怨東抱怨西什麼都覺得不好,總覺得日子過的都不順遂的人。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簡單舉個例子來說好了,A跟B說C講B的壞話,假設A與B的交情好,或是帶有一定信任程度的關係,B跟C也是有一定交情的朋友,平常見面也都會哈拉個兩三句,那麼B若相信A所講的話,心裡便會對C心生介蒂,彼此之間檯面上或許還是跟平日往常一樣哈拉,檯面下難免開始產生猜忌,可能某一天就不想理C了,而C並不了解,也不會了解原因出在哪裡。
 
B也可以有不同角度的看法,他可以先假設A所講的話是否為事實,若為真,則C的確在背後講B的壞話,那麼A為什麼跟B講這件事情,他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好處,或純綷只是個想挑撥離間的無聊人而已,C講B的壞話又可以得到什麼好處,或許只是看B不爽發洩一下,或許可能是B真的有惹到C的地方,但是C並不直接告訴B,而是告訴A或是其他第三者,搞小人動作,又讓A告知B,C講B的壞話,更可能這並不是什麼很嚴重的問題,但是B不是從C那裡直接得知,而是透過A來告知,造成的結果,只會是B無限的猜忌而已。若為假,則A的居心有待商確。
 
但無論B做什麼樣的假設,傷害已經產生了,B無法求證C講他壞話是否為事實,若直接開口問,C真的講B的壞話,他大可以不承認,若非為事實,那當然也不必承認,而且更可能由此產生彼此之間的不信任感,所以不論何種做法都得不到事實的真相。
 
或許可以從日常的觀察中慢慢得知一個大概的感覺而已吧。
 
但猜忌還是無法避免的,不論原因為何,傷害已經產生了。
 
也許又要丟給不負責任的時間,來撫平這一切。
 
一個小小的生活案例,可能平常就發生在你我之中,一個小小的疑心猜忌,影響的可能不止是兩人之間的感情而已。
 
或許我又會再度被困在結論的無盡輪迴裡,對每件事都想整理出個結論好方便做虛假真相的記憶,不過我仍然覺得任何一件事都有無限的可能性,可能是這樣,可能是那樣,避免自己對某些人某些事產生所謂的刻板印象,避免太快下結論,也許這就是我思考的方向吧。
 
很難被改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